【人物專訪】「忠」於所愛 朝陽科大徐忠緯

【人物專訪】「忠」於所愛 朝陽科大徐忠緯

      棒球投手全力投出140公里的速球,離本壘板18.44公尺的距離,只要0.438秒;三分射手Curry在出手速度0.4秒的狀況下,球飛行的時間也只要0.37秒。這樣的時間差距也許只是細微的不同,但這就是不一樣的運動,一顆球,不論是大是小,要熟悉與掌握,每個運動員都得付出相當的努力與犧牲。

      國中時期是棒球投手的徐忠緯,高大的身子有著居高臨下的投球壓制力,然而面對升學,他念頭一轉,決定選擇念書。進入台中家商,走在媽媽母校的校園裡,綽號「黑熊」的他,馬上被籃球隊的學長拉去練習,從此開啟了他的籃球生涯。在這一路的過程中,徐忠緯的家人一直都很支持他,即使在他練完球返家累癱在床上,會心疼的碎念要他不要再練了,但爸媽還是繼續用行動支持他,幾乎每一場比賽都會到現場看他打球,讓他相當感動,而就因為如此,徐忠緯才能全心全意的熱愛籃球,為籃球付出青春。

      其中讓徐忠緯深陷在籃球魅力的是高中一場「Win Or Go home」的比賽,當時雙方互有領先,徐忠緯在第四節因為抽筋被換下場,場上的隊友不放棄的將賽事逼進了延長賽,他不顧腳上的傷和教練請求上陣,當下全場的吶喊及加油聲,巨大的撼動了徐忠緯,也刻進了他的心中,雖然勝利女神終究沒有對台中家商微笑,大夥兒在體育館哭成一片,但親如兄弟的隊友們卻有著更深的革命情感。

      「籃球是一個團體的運動,跟隊友合作一起把球投進籃框是一件很快樂的事。」徐忠緯從不懂什麼是籃球,到非常熱愛籃球,這過程的轉變,除了和隊友朝夕相處,他說,還有因為廖怡翔及陳孟凱兩位啟蒙老師。「不論是球場上還是私底下,老師都像家人一樣關心所有隊友,就算現在上了大學,老師還是會關心我們的狀況,所以有時候碰上心理壓力,也會向他們諮詢。」徐忠緯一臉驕傲的說,在老師的帶領下,即使當時球隊有著『段考平均不到70分就禁賽且禁止練習』的規定,但所有隊友都努力不讓自己陷入窘境,最後三年來都沒有隊友遭到禁賽。

      也許是時機未到,當年沒有嘗到甜美的果實,在徐忠緯大一時,勝利女神對他微笑了。101學年度是朝陽科大的黃金世代,球隊上有三個超過190公分的學長,原本徐忠緯沒有上場機會,沒想到教練卻非常器重他,幾乎每一場都登錄。他印象最深刻的其中一場全國賽,對手是南台科大,教練在比數拉距的時候希望徐忠緯做好防守,不要犯規,「結果我第一顆球發進來,就被吹犯規,我就只上場那短短的三秒鐘。」他笑說,當下看到教練的臉直接臭掉,就有股寒意油然而生。那三秒的震撼,重重的打擊了他,也讓他體認到球場是現實的,因為那一個失誤他喪失了繼續在球場上的機會,也有可能因為這個失誤,就輸掉了比賽,「大學的籃球真的不是只有衝勁,還要動腦筋去思考如何處理球。」那次的經驗讓徐忠緯更成長,也有幸拿到人生第一座的全國冠軍,也讓他確信與隊友辛苦的練習,在之後享受豐碩的收穫,就是他所熱愛的籃球。

      徐忠緯也跟我們分享了他的一個小趣事,他和隊長黃威臻是目前球隊裡面資歷最深的球員,「一開始的時候真的很討厭他,因為我們是競爭對手。」當年還是替補的兩個人,其實每天都吵架,徐忠緯把他當成敵人,為的是爭取更多的上場時間,私下更沒有多餘的交談,但時間久了就慢慢發現是自己多慮了,他開始覺得只要球隊能贏球,其實給表現好的人上場並不為過,所以只能更努力練習、增進自己好受到教練的青睞。「而且後來也知道我們吵架都是為了對方好、為球隊好,那也是我們溝通的方式,只有不熟的人才會討厭他。」而稚嫩的時光已然過去,目前已經大四的101梯(黃威臻、林奕翔、徐忠緯、陳俊佑、陳智揚)都考慮繼續留下來唸研究所,再續兄弟情緣,珍惜聚在一起打球的時光。

      在這支球隊裡,徐忠緯學到了很多很多,也很感謝教練當初即使自己感到疲乏想離開也沒有放棄自己,給了他充分的上場機會,也不斷的鼓勵他在低潮時努力走出來,所以徐忠緯很想達到教練給予的期望,不僅僅是在場上得分、幫助球隊贏球,而是在場邊替隊友吶喊加油、遞水等,都是自己能回報給球隊、回報給教練的。先前已經打下中運盟的一般組冠軍,徐忠緯希望在接下來的UBA大賽中,也能發揮團隊的優異戰力,再拚一座金盃!

/2015.11.25 臺體大四A 廖婉婷